王万里

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 

个人简介:  

王万里,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启蒙受教于朱法鹏老师,擅长水墨葡萄、篆书等。作品入展、入编、获奖情况:《首届轩辕杯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全国书画大展作品集》三等奖;《世纪之辰系奥运中华书画艺术俄国行作品集》优秀奖;《河南省第九届美术新人新作展》优秀奖;《河南省十二届花鸟画展览作品集》优秀奖;《百名将军、百名军旅书画家作品集》三等奖;《金色夕阳、全国书画家精品选集》银奖;《河南省第十七届群众书法作品集》优秀奖;《中国水墨画研究院第四届(2009)年度邀请展》银奖;《河南省直机关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书法、绘画、摄影展作品集》二等奖;《第三届正气歌全国书画大奖赛作品集》优秀奖;☆《庆祝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暨安阳解放六十周年“王二岗新农村杯”书画大展》金奖;《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中国诗书画大展作品集》优秀奖;《为中国喝彩——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名家书画展作品集》金奖;《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华坪金达全国书法作品大展》入展;《第六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》佳作奖。

笔精墨妙画葡萄——论王万里的绘画追求 平顶山学院
焦兰周
王万里的绘画题材广泛,主要以花鸟、葡萄、鱼、荷花等为著名,他的画作取材鲜活、生动的大自然,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,真实、逼真而又富于神采,简洁凝练而又富于意蕴。王万里认真研习徐渭、石涛、任伯年、吴昌硕等人的绘画技巧,绘画风格简洁明快,自然清新。王万里追求“以书入画”,他的书法基础深厚,曾醉心于临摹汉魏碑刻,痴迷于二王,其从名家入手,师法名帖,尤其是精于瘦金体,笔法自然娴熟,清新隽逸。王万里的绘画作品深深植根于传统而又富有有民间元素,透露出强烈的情感,其绘画自成一家,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与独特的个人魅力。

王万里的画作立足传统,而又努力尝试突破传统,追求“我之为我,自有我在”的艺术理想。赵孟頫曾言:“作画须有古意,若无古意,虽工何益。” 赵孟頫所谓的“古意”其实就是“传统”的意思。王万里坚持传统,他认为我们不能一味地照搬西方绘画的话语系统,不能走极端,笔、墨、线条是中国民族绘画的精神和灵魂,是中国绘画与西方绘画的区别的标志,不可轻易放弃,必须坚持并突出属于我们的民族特色。

王万里强调“以书入画”的传统特色。他认为中国画要突出书法的“书”的特征,要追求做到书法的用笔与画面的形象完美的契合。从篆书到隶书、楷书、行书、草书的不断裂变和形成的过程中,中国书法家已经熟练地掌握并运用毛笔的勾勒、盘旋、顿挫、提按等技术或技法及用墨的浓淡、干湿、枯润等多种变化的方法和技巧,经过长期的沉淀和累积,中国书法确立了以线造型来抒发情感,表达思想。中国书法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和审美体系。王万里书法基础扎实、牢靠,对篆隶、楷书、行书、草书下过很大功夫,长期倘佯与“碑”“帖”之间,在运笔、用墨上有自己的独到之处,可谓是笔精墨妙,妙笔生花,挥洒自如,从容大度。

王万里的作品《丰收颂》明显具有“以书入画”的特征,具有浓郁的篆隶笔意。葡萄的主枝、成熟的葡萄及新鲜的叶子大笔浓墨纵横挥洒,用笔重,笔画粗,顿挫有力,线条刚、粗、直,显得厚重沉稳,而苍老的叶子与未成熟的葡萄则是淡墨勾勒,提按转侧较为婉转,顿挫、转折圆转用力较轻并且轻、淡。用墨的浓淡准确、合理,用笔的轻重自然、简练,生动、真实地再现了丰收的客观景象。王万里通过运笔的粗细,疏密和用墨浓淡、干湿等手法表现葡萄的墨绿、亮绿、浅黄、透紫,表现了葡萄熟透、成熟、半成熟、青涩等几种状态,葡萄叶呈现出以下几种状态:浓绿、干枯,嫩叶等。王万里通过用笔的曲直、刚柔、粗细来表现葡萄及枝叶的形与神,通过运笔的顿挫、转折来表现葡萄及枝叶的形体结构与透视关系,通过行笔快慢、抑扬来表达情感。整幅作品层次分明,错落有致,实虚相辅相成,明暗处理准确到位,空间关系安排得合理、科学,显得真实、生动、鲜活,造型富有变化,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 王万里对“以书入画”有着自己独特的深刻理解与感悟,传统用笔及用墨的功能不仅仅表现葡萄的“形”,更重要的是表现了葡萄的“神”,并且做到“形”与“神”的有机结合。除了勾画葡萄的外形特征外,王万里通过“笔墨”的千变万化表现葡萄的神以及反映画家的情感。

王万里的“以书入画”不是通过简单的描绘来反映事物,不仅仅是为了造型,更重要的是轻松自如地表达画家对生活的“情感”和“感悟”。王万里的“以书入画”更具有语言上的简洁性、明确性,也就是对外界、对自然表达人的主观感受意图的明确性和鲜明色彩。而明确、鲜明是一切形式的最根本的特性,王万里的笔墨能更明确、鲜明、“直接”“快捷”地表达他对生活等客体对象的主观感受,更容易抓住“物”的特征和本质,穿越表象的重重迷雾与障碍,直达其核心本质。王万里强调“明确、鲜明”是一切艺术形式的最根本的特性,这不仅仅是对一切艺术的最本质的特性做的概括与总结,更重要的是他高度肯定了“以书入画”的重要作用及意义。

王万里的“以书入画”做到了表达自己内心感情含蓄而不含糊,明了而不直白,鲜明而有鲜活地传达了他对生活的热爱。 王万里强调“以书入画”要把笔墨的简洁性和指向性发挥到极致,但他也认为“简洁”也不能过了头,必须保持其“明确性”,不能一味地崇尚“高简”。否则,“逸笔草草”不求形似,就会真的丧失了“形似”,绘画就会变成莫名其妙,不知所云,艺术就会走向真正的堕落和毁灭。苏东坡曾言:“论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。”明初王绂在《书画传习录》中阐述苏东坡上述诗句时,发挥道:“东坡此诗盖言学者不当刻舟求剑胶柱而鼓瑟也。然必神游象外,方能意到环中。今人或寥寥数笔,自矜高简;或重床叠屋,一味颟顸。动曰不求形似,岂知古人所云不求形似者。不似之似也。彼烦简失宜者焉可同年语哉!”王绂指出了所谓的不求形似,是不似之似也,并不是一味地排斥形似,而是要以神似为主,突出表现画家的情感。鲁迅对“动曰不求形似”的弊端做了深刻的批评“竟尚高简,变成空虚。”倪云林曾言:“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,岂复较其似与非、叶之繁与疏、枝之斜与直哉!或涂抹久之,他人视以为麻为芦,仆亦不能强辩为竹,真没奈览者何。”倪瓒《题为张以中画竹》其实,倪瓒强调的是要写胸中逸气,注重神似,并不是决绝地反对形似。

作品欣赏:  










词条标签:
王万里